中国历来都是男人的天下,做官当皇帝,包括在家做主都是男的上前,女的靠后(妻管严除外)。但是,唐朝愣是出了个女皇帝武则天,放眼中国上下五千年,仅此一例,别无分号,虽然朱元璋的老婆吕后和红了半天天的慈禧跃跃欲试,无一例外都没有成功,貌似慈禧太后的权力不比武则天上位的时候小,可她为什么不称帝呢?

晚清虽然腐败软弱,但慈禧还是有很响的名头的,同治和光绪穿着皇帝的衣服,坐着皇帝的椅子,但背后的慈禧才是老大,发号施令还得看那个老女人的脸色,不然说了也是白说,圣旨在黄马褂面前没什么作用。后面签约赔款也好,对外国列强宣战也好,都是以慈禧的名义进行的,只不过公章还是盖皇帝的。大清不管是名义上还是实际上,都是慈禧说了算,真正的只手遮天,欲望无边的慈禧太后,为什么不踢了皇帝自己来当呢?垂帘听政虽然过瘾,但还是没有达到万人之上的水准,当然也不是慈禧的人生最终目标,可红了47年的慈禧,始终没有做成第二个武则天,下的命令还是叫手谕,不叫圣旨,难道她真的不想做皇帝?

女人想当皇帝,要冲破的第一道关就是男尊女卑的社会制度。唐朝是个非常特殊的朝代,过于自由,方方面面的都相对来说要放的开,包括女人的地位。女性当官虽然在别的朝代也有,但绝对没有在唐朝顺利舒服,还有唐朝的女性婚姻也更自由,普通女子可以申请离婚再嫁,就连公主都可以甩了驸马。这在清朝就不行,顺治帝开始就严格限制女性的自由,皇家更是限制女性干政,名义上清朝的女人更不容易掌权上位。

唐朝到武则天这个时候,实力还在那,太宗和高宗留下厚实的底子,够她武则天吃一辈子的。而慈禧就没那么好的运气,从乾隆开始就滑坡了,到光绪这一代,快要垮台的地步了,国内有起义,国外有侵略,加上朝廷腐败,一个皇帝再大的能耐也一时半会带不上路。这个环境给了武则天太大的机会,儿子皇帝又无能,武则天的权力渗透是他控制不了的,水到渠成谁也没办法阻止,出现女皇帝似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。高宗在位时就把武则天提到一个很高的高度,二圣让大臣们接受了,高宗驾崩对儿子时有嘱托,政治上有难题要请教武则天,这是托孤大臣们也知道的事。而慈禧呢?整死皇帝,人家并没有说认可她的地位,更没有说要她参政,爱新觉罗家族的人更不会让她叶赫那拉氏当家,包括还有很多受过西方教育的保皇派的阻挠,垂帘听政已是最大的限度,做皇帝就别想了。

光说不练当然不行,人家武则天老早就给自己铺路,争取在高宗时期就尽量拿下政治敌人。除了李家的人,高宗的外戚更是绊脚石,武则天能通过高宗的权力扫清长孙无忌褚遂良这些顽固的实权大臣,还逐步的排挤李家人。光打倒旧的势力还不行,得培养自己的势力,所以武则天通过拉拢新门阀来抵制陇西集团,通过外姓来抗衡李家。通过开北门学士,提拔庶族地主阶层,这些人以前被压着不能上去,这会得好好感谢武则天,他们就会义无反顾的去和李唐旧贵族挣权。这还不够,武则天迁都洛阳并不是好玩,人家就是要换个地方干,彻底的摆脱李家的制约,一步步的换血,一步步的壮大自己的势力,让李唐跟不上节奏。

慈禧就不行,无法通过有效的手段来丰满自己的羽翼,弄来弄去还是在爱新觉罗家族中徘徊。她也要面临保皇的顾命八大臣,这些人就是老皇帝的延续,保证小皇帝的椅子能坐稳防止有人篡权。慈禧也有两把刷子,通过提拔不得志的铁帽子王奕欣,打倒了八大臣,为最后能垂帘听政认清了障碍,但她也知道这个奕欣并不能让她做皇帝,人家是皇家爱新觉罗的人,不可能让一个外人来夺江山。慈禧始终挑不出这个圈子,撤了奕欣,换上奕劻和奕譞,甚至是后来的载沣,始终都是皇家贵族,这些人不可能会答应她这个荒唐的决定。虽然后来也提拔了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这些外族人,但没有绝对优势,满清贵族还是把握了绝对的权力,不敢轻举妄动。还跳出了康有为等保皇派,又拉拢国外势力,慈禧能保住垂帘听政就相当不错了,想当皇帝?门都没有!武则天培养的是为我所用的人才,慈禧弄得尽是舔屁股的奴才,不在一个档次。

夹在武则天和慈禧中间的还有个吕后,她的机会有多大?吕后通过拉拢中央的外臣,排挤了刘家势力,但是,吕后怎么也想不到刘邦的政治布局,废了郡县制,重新启用分封制,让刘家牢固的掌握一切优势。刘邦定的政策是“非刘不王,非功不候”,候是斗不过王的,吕后培养了不少姓吕的候,但人家姓刘的王太多,在各个地方掌权,你怎么斗?想称帝,姓刘的能答应?人家哪个王不是正统的皇帝候选人?就连刘备这个十杆子都打不到的人都能有资格做皇帝,因为人家姓刘。这个状况和慈禧很相像,弄不死和皇帝一个姓的掌权人,这个皇帝你就不敢做。武则天就看破这一点,老早就对李家下手,李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悄悄清除了,做了皇帝以后更是下死手,管你反对不反对,只要是姓李就是对手,先整死再说。到后来反而是李家默认了,而大臣们不认,反对武则天当皇帝的都不是姓李的,推翻武则天的也不是姓李的人,因为李家没有这个能力了。假如慈禧也能够做到这一点,能够把爱新觉罗家族的人都清理了,至少把他们手上的权力夺过来,她也敢宣布当皇帝。

慈禧真的就不想当皇帝?其实心里还真不太想,虽然嘴上观念着一句话“女人能如武则天,一生足矣”,但在现实行动中却没那么积极。首先慈禧对国家的感情不如对她自己的欲望那么强烈,她虽然压制了皇帝,但在治国上没有半点贡献,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享受,吃香的喝辣的,甚至在国家危难关头,竟然把军费挪用到生气排场上,这可是救国家的命的钱啊。一顿饭就要上百道菜,花银子上万两还嫌不和胃口,在国家建设上花一分钱她都要算计,典型的鼠目寸光,大臣们都看在眼里,也不会帮她当皇帝的。对国家不负责任,对所有人都不负责任。自己嚷嚷着要怎么怎么地,打又打不过,一到低头认错要赔款时,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,让皇帝出来顶着,让李鸿章当背锅侠,自己躲的死死的不敢出来说话。对待国民不当回事,国内一有起义,拼死要杀,而遇到国外的侵略者,哪怕的三五个人,也吓破了胆,每战必输,在国内没人任何好的形象,就算前脚宣布当皇帝,后脚就有人马上造反,包括她宠幸的人。而且国外也看不起这个老婆子,也会武力干预。这些因素都是武则天没有遇到的,也是她一个没有远大理想抱负的慈禧所不能摆脱的。

还有就是慈禧懒惰,只想挟天子玩玩,过过手瘾罢了。清朝的皇帝是最辛苦的,其程度超过了任何一个朝代,即使效果并不理想,但他们都尽力了,这是能力的问题,不是态度的问题。慈禧老早就在皇帝身边,明白这事很累,更花费精力,看看人家武则天做了些什么,忙着处理各种政务,要接见地方官员,询问治地情况,还要考虑国家方针,出台新的政策,还要对外扩张,可以说忙的要死。而慈禧呢?整天只顾着吃满汉全席,还要抱着狮子狗玩,还要念经诵佛,还要李莲英给她捶背梳头,哪有时间去考虑国家的事情?敌人还没来,先顾着自己跑,根本就没有一个领导者该力挽狂澜的气质,甚至是自己惹的祸,全推到光绪头上,怎么抵抗,怎么赔款,她都不管了。平时正事不干,尽惹事,懒都懒不到点子上去,她只想清闲,还想掌权,这样的矛盾她自己也很清楚,所以干脆不当皇帝,就把皇帝当猴耍,岂不是更好?

所以,慈禧和武则天没有可比性,甚至和吕后她都只配提鞋,想当皇帝,也不看看有几斤几两,有没有资本。那几个亲王没有弄死她,就是想通过她让自己的儿子当皇帝,是在利用她,一旦慈禧抛弃了爱新觉罗家族的人,八旗会分分钟让她见阎王。天时地利人和,她慈禧只占了天时一样,皇家没有优秀的继承人,但地利和人和她不具备,杀了光绪和溥仪她也是个皇太后而已。

首页时政